關卡重重 港股膠著卡關

十月 4, 2018 Off By 豐彥編輯
關卡重重 港股膠著卡關

來源: https://pixabay.com/zh/

 

(上圖:恆生指數日線圖;圖片來源:XQ全球贏家)

 

即便貿易戰烽火未消,但亞洲股市最近都展露生機,表現相當不錯,相較於A股,港股算是比較早展開反彈,不過跑得早不一定跑得好。確實,恆指自低點以來的表現是可圈可點,可以看到是相當標準的向上N型,但就在上周,開始遇到一點小問題了。

 

從圖中來看,上周港股反彈很明顯進入膠著了,進度卡關最大原因在於,前面壓力開始浮現,而且不巧的是,一來就是兩個阿!其中一個很明顯,為前面高點的起跌缺口,與之重疊的是港股近幾個月來下降走勢連成的趨勢線,而這兩壓力又正好於28000點關卡交錯,難怪該區如海門天險,讓港股反彈整整卡了一周。

 

整體而言,港股反彈陷入停擺是顯而易見,隨著走勢發展,可以看到反彈走勢與下降趨勢線收斂,形成楔形整理區間,在進入型態末端後,突破走勢是一觸即發,近期往上往下將是決定短線方向的關鍵。

 

(上圖:香港3大發鈔行定存利率;圖片來源:香港經濟日報)

 

前段時間匯豐銀行宣布,在香港提高港元、美元、人民幣定期存款利率。其中3 個月、6 個月、1 年、18 個月年息分別增加到1.70 厘、1.90 厘、2.15 厘、2.20 厘。作為香港龍頭銀行,匯豐加息具有強烈的示範意義,究竟是否為跟上聯準會腳步,而未來香港市場利率走勢如何,對港股又有何影響呢?我們依序來看。

 

(上圖:香港與美國利率;圖片來源:WIND資訊)

 

201512月聯準會進入加息週期以來,由於實行聯繫匯率制,香港金管局也在持續調高貼現窗基本利率,調整幅度與聯準會加息的幅度完全一致。但是香港的銀行業並沒有同步提高存款利率,截至20186月份,香港12個月定期存款利率依然維持在金融危機後0.15%的最低水平。

 

這種利率結構與中國內地的貨幣政策有相似之處,在聯準會加息時,人民銀行只是調高了MLF 與逆回購利率,並沒有調整存貸款基準利率。與內地不同的是,內地的存貸款基準利率由央行決定,儘管央行相繼取消了貸款利率下限和存款利率上限,但央行對存貸款利率仍然有很強的控制力,而香港的存貸款利率完全市場化,由銀行進行自主決定。

 

如上圖所示,從歷史上看,香港12個月定期存款利率與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走勢基本一致。但是從2015年底開始,香港貼現窗基本利率與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開始上升,但是12個月定期存款利率卻仍維持在低位,形成了一個非常明顯的缺口。

 

(上圖:港股與外匯儲備;圖片來源:WIND資訊)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現象?回顧歷史可以發現,19992000年的情況與現在十分類似,當時聯準會同樣在加息週期,金管局為了維持聯繫匯率制同步提高了貼現窗基本利率,但是12個月定期存款利率反而出現下降。這背後的邏輯在於從1999年到2000年,香港經濟發展良好,股市處於牛市狀態,經濟和股市的繁榮將資本限制在了香港境內,使得當時香港並沒有發生十分嚴重的資本外流,外匯儲備也沒有出現十分明顯的下滑。

 

同樣的邏輯也可以應用到現在,從201512月聯準會開始加息,到2018年初,香港經濟增速明顯,股市同樣處於牛市的狀態,這限制了資金的外流。因此,在資金外流不嚴重的情況下,銀行業沒有存款流失的壓力,也就沒有動力去提高存款利率。

 

(上圖:港股、港幣匯率與外匯儲備;圖片來源:WIND資訊)

 

進入20182月份,股市開始轉頭向下,而美國經濟表現依然良好,美股在下跌之後都能重新上漲,資本外流的壓力開始凸顯出來。香港的外匯儲備從2月份的4434.13億美元下降到8月份的4249億美元;匯率則是長期在7.85的弱方兌換保證附近,促使金管局不斷出手干預匯率市場。

 

在存款利率較低、 股市下跌、匯率貶值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投資者,持有港幣資產已經無法取得較高收益,於是紛紛將資金從香港的銀行撤出,轉而去投資收益率更高的美元資產。這時候香港銀行業便開始面臨存款流失的壓力,只能選擇提高存款利率來應對。

 

(上圖:香港與美國利率;圖片來源:國金證券)

 

展望未來,香港畢竟實行的是聯繫匯率制,12個月定期存款利率與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之間的缺口必然不能長久維持下去,缺口必然要回補。聯準會在今年加息個兩次,基本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未來繼續加息也是大概率事件。因此,缺口的回補不能通過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的下調來實現,只能通過存款利率的提高來實現。預計未來存款利率將會繼續上調,也會有更多家銀行加入到上調的隊伍中。

 

(上圖:香港定存利率歷史表現;圖片來源:國金證券)

 

投資人最關心的重點,聚焦在存款利率上調對股市有何影響,從理論上看,對於一個經濟體而言,利率上調會下殺估值,對股市的影響不利,但同時利率上調往往意味著經濟向好吸引資金,反而有利於股票市場,2016年以來的美股便是非常典型的例子。

 

但是香港是一個典型的小型開放經濟體,難以承受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因此選擇了掛鉤美元的聯繫匯率制,這使得企業盈利和流動性兩大因素被切割開來,企業盈利與內地關係更密切,而流動性則與美國關係更密切。因此,香港的利率上調並不一定意味著經濟向好。

 

從歷史經驗來看,歷史上存款利率的大幅上調有四個時期:分別是19881月至19894月、19942月至19951月、199612月至19981月、 200412月至200512月,時間週期大致都為1年。不同時期都面對著不同經濟條件,恆指演出也非千遍一律,還有相當多細節描述,限於篇幅先賣點關子,下回除了檢視各時期經濟背景與恆指表現,也將對行業影響做個比較。

 

(本文章僅供訊息交流分享,不保證資料內容的正確性,同時不對資料運用產生的風險負擔責任,讀者須有自行判斷以及判讀資料的能力。)

(資料來源:格隆匯,華爾街見聞,香港經濟日報,WIND資訊,國金證券)

 

 

 

請點選下方圖示立即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