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權期權教室

交易首重風險控管

做交易首重風險控管,如果你一筆交易單,在事前就能知道最慘最慘會賠多少,即便面臨虧損,也不至於手忙腳亂,選擇權買方便具備這項優勢,但是賣方呢?

我和謝老師一直以來對交易都相當謹慎,不管經驗有多豐富,現象掌握的再怎麼準確,在這個市場面前,我們仍是這片投資大海中的一粒小蝦米,從來都不敢驕傲猖狂,原因就是我們都還兼具教學的身份,不能把投資風險的不確定性帶給學員,在教學的過程中,不少學員都會問我們,「投資不就是要穩定獲利嗎?賣方這麼穩的勝率,為什麼不做? 」「因為這個代價我們付不起。」「可是我反應夠快,紀律相當嚴謹,這樣還是不能做嗎?」,在我告訴你答案前,我先來看看幾則真人真事的故事,或許看完之後,不用我告訴你,你就會有答案了。

搞垮英國百年銀行的交易員

主角:尼克·李森(Nick Leeson,1967年2月25日—)英國的投資交易員

 

霸菱銀行是一家有 233 年悠久歷史的英國銀行,在1995年初,一名年僅28歲的交易員李森(Nicholas W. Lesson)讓霸菱銀行兩百餘年的基業付諸一炬。

李森是霸菱銀行新加坡分部的期貨交易部的主管

1994年,李森分析預期日本的經濟將開始復甦,可帶動股市回升,因此,在新加坡期貨交易所與日本期貨交易所大量買進日經225指數期貨同時也放空日本債券期貨,他預期在指數回升之前,日經225將會在19000點附近震盪整理,因此,他同時還操作選擇權賣方跨式策略,同時賣出履約價在18500~19500點的買權以及賣權,以收取的權利金來填補操作期貨的保證金。

200多年的老牌銀行正式宣告破產

當然事情並不如李森所想,到了1995年1月,日本發生了神戶大地震,日本的經濟情況不但沒有復甦,反而更加蕭條。從1995年1月到2月,這段期間日經 225 指數已經從18807點跌到17553點,下跌了大約 15%,如此驚人的跌幅,李森的指數期貨跟債券期貨部位已經損失高達2億多美元,作為一般人早就被掃出市場停損了,可是他並沒有停損出場,結清期貨部位,反而繼續加碼買進期貨部位,試圖拉抬指數回到地震發生前的水平,為了加碼期貨部位,當然他又繼續賣出225的賣權來繳交保證金,已經是從專業交易員變成賭徒了,在2月17日李森的契約部位高達20076口,在2月23日霸菱銀行已無力再支付保證金,產生了十億英鎊的呆帳,200多年的老牌銀行正式宣告破產。

台灣期貨史上最大違約案

主角:杜總輝 統一證券前總裁

2011年8月5日台股重跌464點,杜總輝就面臨砍倉危機,三億元本金賠光不夠,還倒貼數千萬元。加上杜總輝誤判形勢,決定維持住手上的部位,補繳五千萬元保證金,8月8日開盤再一根三百點的黑K棒,杜總輝因此大賠二.八億元,加上本金3億元,總共在這波股災中賠了5.8億元。

一個一開盤就已形成的既成事實

縱橫股市幾十年經驗的杜總輝,怎麼可能不知道賣方的風險,但是我們看看上面這根K線,開盤就直接從8311點跳空到7961點,假設我們保守一些賣出價外1檔的履約價Sell Put8200,隔天一開盤7961 – 8200= -239,你帳面上一口的損失就是兩百多點的權利金,更何況在這種恐慌性的多殺多環境下,一口權利金的虧損擴大到四、五百點都是正常的,一個一開盤就已形成的既成事實,你有再多的經驗、再嚴格的停損紀律又有何用?

來不及跑,也沒得跑

看完上述的故事,或許你會思考,他們是賭徒,我一定不一樣,李森或許是,但杜總輝作為統一證券的開國元老,還是一個能在2008年金融海嘯存活下來的投資人,對於金融市場的風險怎麼會不熟悉,但是,連續這麼多年這樣操作都沒事,還被你熬過金融海嘯,你怎麼可能還認為你的策略會有風險,賣方的風險不在於你有沒有紀律,或是反應有多快,而是在事情發生時一切便已成定局,你是來不及跑,也沒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