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戰 全球受衝擊

美國貿易戰 全球受衝擊

七月 4, 2018 Off By 豐彥編輯

來源: http://www.myrkothum.com/high-impact-tasks-have-an-impact/

 

(上圖:美國實質GDP與核心通膨;圖片來源: 美銀美林)

 

關於如何量化關稅所帶來的影響,美銀美林透過FED的FRB/US宏觀經濟模型做推算,模型參數為:10%進口價格衝擊、10%出口價格衝擊與貿易加權匯率上升10%。

 

GDP方面,在第一年裡,實質GDP成長率線下滑了0.3-0.4%,次年擴大至0.5-0.6%。美銀美林認為,假若全面貿易戰開啟,美國財政政策對經濟增長的提振將被貿易戰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抵消。

 

通貨膨脹方面,進口價格上漲將導致核心通膨率短暫上升,其核心PCE通膨率在全面衝擊開始後會逐漸偏離基線,在差值達到峰值0.2%後緩慢向基線靠攏。從實際來看,進口物價上漲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會因美元升值而被中和一部分,實際PCE通膨率可能僅會在貿易戰開始後兩年內緩慢攀升0.1%,而後回落至基線水平。但無論是哪一個路線,被推升的通膨將來可能打亂FED政策進程,進而擾亂市場。

 

(上圖:貿易戰衝擊評估;圖片來源:美銀美林)

 

延續FRB/US宏觀經濟模型的推算,在貨幣政策方面,美銀美林認為聯準會在貿易戰初期會維持當前的貨幣政策。然而從第二年開始,需求的疲軟將迫使聯準會減少一次升息,最終利率區間為2.5-2.75%,比預期減少50-75個基點。不過,由於貨幣政策相對於貿易戰有一定程度的滯後,預計今年升息步伐不會改變。

 

在貿易戰潛在的不確定性風險之下,由於擔憂貿易保護主義會蔓延至資本市場,費城聯邦儲備銀行訂單指數近來大幅下滑。此外,從上圖可看出,訂單指數的2倍標準差通道擴張,顯示市場變數因子增加,如果這種不確定性風險持續下去,商業活動進程可能會飛快放緩。

 

(上圖:過往貿易紛爭對美/全球經濟影響;圖片來源:美銀美林)

 

從產業的影響到美林的模型估計一路看下來,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幾乎沒有好處,對企業來說,生產成本會提高,東西又變得難賣,而由此牽涉到的通膨問題,進一步影響FED的態度,讓市場存在更多變數。

 

上圖為過去幾年來較為重大的經濟紛爭事件,性質與最近這你來我往的關稅壁壘十分接近,因此即便不用數據模型估計,以史為鏡,仍可對結果為何有個底。可以看到無論參與者是誰,只要貿易紛爭一起,全球經濟成長必受到負面影響,也就是所謂貿易戰下無贏家。而對比美國參與其中的事件,可以發現美國所受的傷害往往較全球更大,所以說發起貿易戰實屬傷敵五百,自損一千的事。(本文章僅供訊息交流分享,不保證資料內容的正確性,同時不對資料運用產生的風險負擔責任,讀者須有自行判斷以及判讀資料的能力。)[vc_column width=”1/2″][vc_column_text][vc_column width=”1/2″][vc_column_text][vc_column width=”1/2″][vc_column_text]